今天是2017年09月25日星期一
当前位置:中南大学规划与发展 > 大学排名 >

研究报告

大学排行榜对高等教育的影响及思考 ——基于世界主要大学排行榜的分析

张 旺(暨南大学管理学院公共管理系、MPA 教育中心、教育经济与管理研究所)

一、大学排行榜对高等教育的影响

(一)大学排行榜对地区及国家高等教育发展政策的影响

当今,世界各国出现了数量众多的大学排行榜。大学排行榜已成为高等教育全球竞争的一个体现,深刻地影响到高等院校的战略决策和日常运作。大学排行榜正被一些国家及地区作为加快高等教育发展和建立精英大学的政策工具。“世界一流”一词开始出现在高等教育的讨论、高校使命的陈述以及政府教育的政策中。

在欧洲,全球大学排行榜具有重大影响。尽管欧洲是近现代高等教育的发源地,但欧洲大学处于国际大学排行榜顶端的数量却很少。2010 年上海交通大学发布的《全球大学学术排行榜》中,只有 2 所欧洲大学进入前 20 名,而美国是 17 所;进入前 50 名的欧洲大学也只有 11 所。同样,欧洲大学在《泰晤士报·高教副刊》的全球大学排行榜中也处于劣势。欧洲高等教育在全球大学排行榜中的表现引起了欧盟层面和各个国家层面的政策反应和行动。在欧盟层面,“里斯本战略”是提高高等教育绩效的主要手段,其目标是将研发(R&D)资助提高到 GDP 的 3%,将高等教育财政资助提高到 GDP 的 2%;增加研究生总数和数学、科学和技术专业的研究生数;减少人才流失;增强高等教育和科研对创新和经济发展的贡献。最近的预算分配包括向欧盟第七个 R&D 项目提供为期 7 年、总额为 500.5 亿欧元的总预算,成立欧洲研究理事会,向创新和突破性基础研究提供为期 7 年、总额为75 亿欧元的预算。

在国家层面,各国通过集中资源和提供额外资助采取了各种行动以提高该国教育和科研的全球竞争力。英国的研究评估制度 (The 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和新西兰的基于绩效的研究资助(Performance- based Research Fund)都是为了鼓励和奖励研究的卓越成就。突出的例子是德国的一流大学建设,各大学通过全国竞争获得额外资助,以成为能够参与全球竞争的精英大学。丹麦则对现有大学进行合并,以产生规模大的、实力强的大学。在荷兰,3 所理工大学联合形成了一个全国性联合体。在我国,尽管教育部表示不支持对大学进行排名,但在 20 世纪 90 年代我国先后制定和实施了“211 工程”和“985 工程”,力争在 21 世纪初使若干所高校和一批重点学科达到或接近世界先进水平。

(二)大学排行榜对高等院校发展的影响

1.大学排行榜对高等院校发展战略的影响

许多大学在确定战略发展方向时都直接或间接地受到大学排行榜的刺激,将“成为全球最佳大学之一”(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2005)列为学校的使命,或提出“成为世界真正的优秀大学”(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2007)“、21 世纪世界顶尖大学”(首尔国立大学,2006)。一些大学还明确地将提高排名作为学校的战略目标,并将资源分配、人事聘用和其他决策与该目标联系起来。例如,2004 年美国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ofMinnesota)校长将该校的战略定位确定为“(使该校)成为世界前 3 名研究型大学之一”。澳大利亚的麦考瑞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计划到 2014 年该校建立 50 周年时成为澳大利亚最好的 8 所大学之一和世界最好的 200 所大学之一。英国的华威大学(WarwickUniversity) 宣布到 2015 年该校建立 50 周年时要成为世界最好的 50 所大学之一。日本的东北大学(Tohoku University)也宣布计划在未来 10 年进入世界前 30 名一流研究型大学行列。

大学排行榜也是各高校大多数高层会议的重要议题。MHE/IAU的研究[7]表明,56%的受访院校已经建立了一个正式的内部机制,以审查学校的排名和地位。大多数高校运用大学排行榜设立目标或基准,根据实际的绩效对指标进行分析和定位,以识别学校的优势和劣势,进行资源分配,向各院系/ 部门分派关键性绩效指标。可以说,大学排行榜为高校进行根本变革、加快改革和追求特定目标提供了证据或标准,它使高校的管理更加商业化。根据丹尼尔·莱文(Daniel Levin)的研究,[8]许多大学校长为了提高排名都突出强调某一方面:88%的校长强调在校生的保持率;84%强调校友捐赠;75%强调毕业率;71%强调入学分数;63%强调教师津贴;31%强调生师比。

2.大学排行榜对高等院校人事及组织结构的影响

大学排行榜正在影响高等教育组织的形态。一些高校对一个系或整个学校进行合并、重组与整合,在校内组建外部组织。或者相反,通过成立半自治的研究所 / 中心或研究生院而将本科生和研究生活动分离,其目的并不仅仅是追求更高效率,而是通过重要的质量指标体现学校成绩的显著性,如更多的研究人员、更具竞争性的研究资助和更显著的科研产出。

许多高等院校正在将其招生、市场宣传和公关活动进行专业化,设立专门的办公室负责这些事务,并投入大量的资金和人力。一些高校纷纷设立或扩展国际事务办公室,目的是吸引更多的国际学生,因为国际学生的人数正是一些大学排行榜的一个指标。许多高校专门成立了院校研究办公室收集数据,监控学校的绩效,更好地向公众或其他官方公布学校的数据。

大学排行榜还被用于一些高校校长的任命或解聘。例如,在 2001 年,因数据报告错误导致霍巴特 - 威廉·史密斯学院 (Hobart and WilliamSmith College)在 2000 年《美新排行榜》的名次比预料的低,对这一错误负有责任的高层管理者被该校解聘。同样,马来亚大学在《泰晤士报·高教副刊》排名中的名次下滑 80 名后,该校副校长也被解雇。

大学排行榜影响到高校的人事决策,尤其是教师招聘和聘用。例如,由于上海交通大学《全球大学学术排名》的指标强调教师的获奖,爱尔兰和英国大学纷纷招聘诺贝尔奖获得者。《美新排行榜》将教师薪酬作为一个指标,所以很多高校聘用更多的非终身教师,这样可以省出资源提高终身教授的工资。

3.大学排行榜对高等院校资源分配和资金募集的影响

大学排行榜影响了高等教育的优先发展领域,促使国际学生的专业硕士学位项目不断发展。最大的变化是促使大学重新平衡教学 / 研究和本科生 / 研究生活动,向那些更具有生产力和能产生更好绩效的领域重新分配资源,艺术、人文和社会科学尤其受到影响。

大学排名还影响一所院校的财政决策。首先,可以影响管理人员和教师的工资。例如,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2007 年批准了一项合同,如果该校校长能提高学校的排名,将获得 1 万美元奖金。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规定,如果该校副校长能提高学校排名,将获得 10 万澳元奖金大学排行榜将教师工资作为指标将促使高校增加教师工资,这样就会相应招聘和留住优秀教师,其潜在的结果是向学生提供高质量的教育和产生更多的科研成果。

其次,由于一些大学排行榜考虑生均开支,迫使高校作出关于财政分配优先性的困难决策。如果高校削减生均开支,将可能消极影响学校的排名,这样就很难保持学费不上涨。随着世界各国高等教育公共财政的削减,而对于高等教育的问责持续增加,高等院校面临降低成本的压力,大学排行榜鼓励提高生均开支将给高校带来很大的财政负担。

最后,排名会影响高校的资金募集。高排名能够提升学校的形象,对捐赠者也更有吸引力。排名还会影响高校募捐的目标对象。例如,《美新排行榜》只考虑校友捐赠的比例,有些高校就将资源用于提高校友捐赠比例,而不是获得最多的捐赠资金。

4.大学排行榜对学生择校和大学招生的影响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大学排行榜确实影响到学生入学人数、申请者的质量和学校的声誉,而排名的变化则对申请者和学生的入学决定起着重要影响。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在大学排行榜中的位置和声誉成为许多学生选择入读该校的决定性因素,对于国际学生尤其如此。英国的一项研究证实,92%的国际学生认为英国大学排行榜对他们选择就读学校重要/ 非常重要。61%的英国学生在作出择校决定前参考了大学排行榜,70%的学生认为大学排行榜重要 / 非常重要。

在美国,大学排行榜对优秀学生、第二代学生和亚裔背景的学生很重要。麦克多诺(McDonough)等人(1998)认为,虽然只有 40%的美国学生使用大学排行榜,但有 11%的学生认为排行榜是影响他们决策的一个重要因素。克拉克(Clarke)(2007)引用英国、德国和新西兰的经历,认为成绩优秀的学生更有可能使用大学排行榜作为择校参考,高排名导致院校申请人数的增加。在美国,高等院校招生极大地受到排名的影响。蒙克斯(Monks)和埃伦伯格(Ehrenberg)(1999)发现,在大学排行榜和学生申请人数之间存在直接的相关性。因为“学生选择性指标”(stu-dent- selectivity indicator)(通过申请学生被录取的百分比、注册率、入学新生 SAT 或 ACT 平均分数以及录取新生在高中班级中排名前 10%的比例进行衡量)是《美新排行榜》的关键指标,所以高校会采取各种招生策略以提高自身的排名。在美国,高校一般通过 3 种方式提高录取学生的注册率。一是增加“提前录取”学生的比例;二是增加优才资助的数额,以吸引成绩优秀的学生;三是大力投资宿舍、光纤计算机网络、体育及休闲运动设施等基础设施建设,以吸引优秀学生。大学调整招生政策来提高排名,对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和多样性都会产生不利影响。当高校强调 SAT分数时,通常对少数民族学生和社会经济地位低的学生不利;更多的优才资助意味着减少贫困资助,同样对处境不利的学生不利。

二、高等院校对大学排行榜的反应高校对大学排名的反应

一般表现为以下几种情况:积极应对大学排行榜的影响,调整或改变学校的战略和运作以获得更好的排名;对大学排名不理会;对大学排行榜进行公开抵制与反对;运用一些手段和策略对大学排行榜进行影响。

由埃伦·黑兹尔克姆(EllenHazelkorn)开展的国际调查显示,56%的受访院校都有一个对其排名位次进行评估的正式内部机制,通常由副校长或校长负责(55.8%),也有由董事会负责的(14%)。学校的高层领导高度重视排名结果,将其纳入学校的战略规划机制,对学校进行重组以争取更好的排名。一开始,大学排行榜并未受到高校的重视,高校通常采取不理会的态度。当大学排行榜的影响力不断扩大,并且对一些高校产生了不利影响后,部分高校便开始对排名活动产生抵制或反对。1999 年,东京大学声明不再向《亚洲周刊》提供数据,19 所中国大学也发出同样声明。随后,《亚洲周刊》放弃了大学排名。2006 年,11 所加拿大大学表示不再参与 Maclean 杂志的排名。2007 年春天,美国 24 所文理学院的院长在一封公开信中签名批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提供误导性的信息,拒绝《美新排行榜》。2007 年,12 名美国大学校长表示将不再参加《美新排行榜》的同行声誉评估,也呼吁其他院校响应。最后,签名响应公开信的高校达到 65 所,占美国授予学士学位高校的1/4。关于美国高校反对《美新排行榜》的原因,教育保护组织(The Education Conservancy)在公开信里谈到:“我们相信,这些排名正在误导未来的大学生,在帮助未来的大学生选择大学方面并不能很好地服务于学生的利益。关于其他原因,我们相信这些排名意味着一种错误的精确度和权威,因为所使用的数据不能保证这种精确度和权威性;一个单一的等级标准不能反映不同高校教育使命的重要差异;这些排名没有提到或很少提到学生在特定的高校的实际学习情况;这些排名鼓励高校为了提高自己在排行榜中的位次而浪费开支和采取一些虽不违规但并不光明的行为;大学排名忽略了学生在教育过程中的重要性以及大学声誉在教育过程中的重要性;降低了学生选择大学的过程的教育价值。”

排行榜的流行和影响力也会导致高校试图对排名活动进行干预与影响。美国一些高校为了提高自己的排名,还故意虚增 SAT 分数和毕业率。有的高校请求校友进行名义上的捐赠,以提高校友捐赠率,鼓励学校并没有意向录取的学生提出申请,以降低录取率。一些大学对涉及排名的重要数据还进行人为操纵。例如,通过去掉最低分数或不报告国际学生的分数,以试图提高学生的平均入学分数。康乃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就通过不计算那些曾在该校上学但没毕业的学生来降低校友的数量,从而提高校友捐赠率。

二、关于大学排行榜的思考与建议

(一)正确认识大学排行榜的作用

大学排行榜自产生以来,无论在数量和影响力方面都不断增长,可见,排行榜的存在有其合理之处。首先,大学排行榜为学生、家长及其他关心和希望了解高等院校的各方人士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信息,填补了高等院校与公众之间因信息不对称而存在的“信息真空”。其次,排行榜的流行和强大影响力使得高等院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高等院校再也不能无视外部公众的态度和反应,这无形中给高等院校施加了一定的外部压力,迫使高校通过战略规划和战略变革,不断提高教育质量和办学水平。第三,大学排名不仅给大学排出了先后次序,而且其科学的评估指标体系通常能诊断出大学在教学、科研、行政管理等方面存在的诸多问题,帮助高校明确自己的优势和劣势以及与其他同类高校的差距,便于高校有针对性地制定发展对策。第四,大学排行榜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帮助识别一个国家高等教育发展及科技创新的水平和一所高校的办学水平及实力。

当然,排行榜的消极作用也是不容忽视的。由于不同的大学排行榜都偏重于一些评价指标,这些指标对某些类型的高校极为有利,但对另外一些院校却很不公平。例如,美国的社区学院招收了美国45%的专科和本科学生,但却没有一所社区学院列入《美新排行榜》。《高等教育纪事》(The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对《美新排行榜》过去 24 年的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美新排行榜》并没有为所有竞争者提供一个公平的竞技场,其排名标准压倒性地偏向私立院校。再如,上海交通大学推出的《全球大学学术排行榜》主要依据高校教师及校友获得顶级学术奖励和在国际顶级学术刊物发表科研成果的数量,这对重教学而科研不突出的高校显然是不利的。

批评者认为,量化排名不能确切反映高校真正的优势和劣势或它向学生提供的教育的质量;排名影响处境不利学生的入学机会;对科研过分强调,导致科研与教学失衡;全职与兼职教师的比例失衡;以关键排名指标的改进取代院校综合性的战略规划;以牺牲大多数院校的利益重点资助少数一流大学;排名中一些因素的权重不公正,而且与高等教育的使命相悖;大学排行榜以对政策目标产生消极影响的方式改变大学的行为,排名所运用的标准并不完全与公共政策的目标一致,尤其是在教育平等和多样性方面。就大学排行榜的影响力而言,大学排行榜使高校丧失了控制其品牌和成功条件的自由和独立性,将不同大学放入了一个模子,影响了高等教育的多样性,因此影响到高校的决策和日常运作方式。

(二)努力避免大学排行榜的消极影响如何

提高大学排行榜的科学性和合理性,避免其消极影响,以发挥其应有的功能和作用?对于这个关键问题,大学排行榜的设计和发布者责无旁贷。目前,大学排行榜的发布者主要包括新闻媒体(报刊、杂志和网站)、中介机构和学术组织(包括大学)内设研究机构。由于各机构都是基于自己的一套指标体系和标准进行排名,因此有必要加强各大学排名机构之间的协作与交流,在一些关键指标和评价标准上取得共识,增强大学排行榜的权威性和可信度。2004 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欧洲高等教育中心和华盛顿的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成立了国际大学排名专家小组 (the InternationalRankingExpert Group,IREG)。2006 年,该排名专家小组讨论确立了《关于高等院校排名的柏林原则》(Berlin Principles on Ranking of Higher EducationInstitutions)。该原则一共包括 16 条基本原则,涉及 4 个方面的内容:高等院校排名的目的和目标;排名指标的设计和权重;排名数据的收集和处理;排名结果的发布。

对于高等院校来说,既不能无视排行榜的存在,也不能让排行榜牵着鼻子走,片面迎合排名而偏离自己的使命、目标和办学特色。大学排行榜之所以受到社会的热议和学生及家长的青睐,是因为在高校和社会之间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大学排行榜不过是较好地满足了公众对于高等院校相关信息的需要。因此,高校可以通过信息发布、招生宣传和设立校园开放日、加强高校与学生及公众的沟通和交流方式,增进学生、家长及社会对大学的了解、理解与信任,减少或避免各种大学排行榜因信息不全面、方法指标不科学等对高校产生的不利影响。

高等院校的政府主管部门应该保持中立、不参与、不介入的态度。同时,主管部门不应该将高校在排行榜中的名次作为资源分配、绩效考核和领导问责的依据,为高校的发展与变革创造一个宽松的环境。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应该督促高等院校作好数据统计和报告工作,要求高校主动公开与公众利益相关的信息,建立高等教育发展的全国数据信息中心,防止高校为提高排名而提供虚假数据和在数据信息方面弄虚作假。